-

惊世奇缘剧情介绍

2009-10-12 21:23:31  来源:烟台网YanTai5.com  作者:  个评论  点击数:
在与淑蒂结婚的那天,阿卡什不得不回家照顾生病的父亲。父亲好转后,他的父母强迫他迎娶一个他们选择的女子努菩。桑卡和阿卡什的婚礼都在同一天,而他们也 正巧搭上了同一辆回孟买的火车。火车在驶过一座桥的时候发生了事故,桑卡和阿卡什都活了下来,他们努力寻找着各自的新娘。桑卡找到了努菩的尸体,错以为是 阿莎,因为尸体已经严重毁容,无法辨认。他认领了尸体并同她进行了宣誓。而阿卡什找到了已失去知觉但还呼吸尚存,同样穿着红色婚纱的阿莎,把她错认为自己 的妻子, 并把她带到最近的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阿莎逐渐清醒,却以失忆为代价。淑蒂在参加医疗救护小组时遇到上司桑卡,并告诉他,她将尽一切努力找回阿莎. 桑卡是否能找回心爱的阿莎?失忆的阿莎是否会与阿卡什擦出火花,他们之间的故事怎么延续,最终每个人都能得到属于自己的爱情与幸福吗?

分集介绍:

第1集:

阿斯塔的哥哥阿洛克是个乡村大夫,由于父母早逝,阿洛克将妹妹抚养成人。阿斯塔渐渐长大,阿洛克开始为妹妹的亲事操心。桑柯普是阿洛克的老友,在千 里之外的一家大医院就职。阿洛克的家乡发生洪灾,应阿洛克的请求,桑柯普带着医院里的几个实习生乘火车赶往灾区。一同前往的实习生中有一个名叫施卢蒂的女 孩,漂亮聪明,桑柯普对她暗生情愫,而施卢蒂本人却浑然不知,因为她早已经有了心上人----阿卡什。阿洛克本想将妹妹嫁给桑柯普,发现桑柯普暗恋施卢蒂 的秘密后,只好收起这个念头,反而建议桑柯普向心上人主动进攻。然而生性腼腆的桑柯普始终羞于开口。施卢蒂虽然有所察觉,但此时的她心中只有阿卡什。阿卡 什因为施卢蒂舅舅的威胁几番躲避施卢蒂,施卢蒂颇为伤心。恰在此时,舅舅和妈妈却以她父亲的遗愿为由,逼迫施卢蒂在她父亲生日的这一天与拉胡尔成亲。

第2集:

郁郁寡欢的施卢蒂终于见到了阿卡什,不料阿卡什也劝说她牺牲自己的幸福,以满足家人的愿望。施卢蒂悲痛万分,将定情物一一还给阿卡什,只留下了他送 的几张情人卡。一天,阿斯塔在路上差点被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撞上,不料这个名叫尼勒吉的小伙子却是叔叔给她介绍的对象。施卢蒂的未婚夫拉胡尔从澳大利亚赶了 回来,二人的定婚仪式上,施卢蒂郁郁寡欢的神情让拉胡尔疑窦丛生。阿斯塔虽然曾经心仪桑柯普,但从哥哥那里知道他心有所属后,也只得勉强同意与尼勒吉交 往。施卢蒂对阿卡什依然旧情难忘,但阿卡什谎称自己的家人已经在为他张罗婚事,劝施卢蒂安心结婚。施卢蒂十分伤感。眼见施卢蒂始终对自己保持着一定的距 离,拉胡尔善解人意地对她说,他可以给她一年的时间,之后再来谈感情问题。

第3集:

为了博得施卢蒂的芳心,蒙在鼓里的拉胡尔以施卢蒂的名义买下了她和阿卡什经常幽会的地方,将之称为浪漫之地,谁知更触动了施卢蒂的心事。阿斯塔终于 接受了哥哥的意见,决定嫁给憨厚老实的尼勒吉,只是心中对未曾谋面的桑柯普依然存有一丝幻想。桑柯普答应赶过来参加阿斯塔的婚礼。施卢蒂的姐姐普丽蒂终于 察觉出妹妹的忧伤,了解实情之后,普丽蒂劝施卢蒂当机立断,在拉胡尔和阿卡什两个人中间做出选择。成亲之日,施卢蒂抑制不住对阿卡什的思念,毅然离家出 走。然而就在此时,阿卡什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父亲突然一病不起,让他速回老家赖布尔。为了躲避迪内什的追踪,阿卡什将施卢蒂临时安顿在自己的好友拉夫 利家,自己跳上了返乡的火车。凑巧的是,桑柯普也登上了同一趟列车,去参加阿斯塔的婚礼。他与阿卡什在车厢里不期而遇,交谈之中发现他们两个人都认识施卢 蒂。阿卡什在站台拨通了拉夫利家的电话,却得知迪内什已经闯进了拉夫利的家,强行带走了施卢蒂。

第4集:

拉胡尔的叔叔和妹妹前来探望施卢蒂,她的妈妈正在慌乱地应付,迪内什拽着施卢蒂从外面走进来,让拉胡尔的妹妹大惊失色。普丽蒂将真相如实转告拉胡 尔,让他从美梦中惊醒。阿卡什的父亲终于清醒过来,妹妹说,爸爸病倒是因为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而且跟施卢蒂有关。阿卡什明白那个人就是施卢蒂的舅舅迪 内什。阿斯塔的婚事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但准新郎尼勒吉突然发烧晕倒,化验结果让阿洛克难以接受----尼勒吉得的是血癌,而且是晚期。尼勒吉承受不了 如此沉重的打击,没等成亲就不辞而别。阿卡什的父亲终于见到了心爱的儿子,为了不让儿子继续纠缠在施卢蒂家,他执意要给阿卡什娶亲。孝顺的阿卡什只好答 应。获知真相的拉胡尔决定跟施卢蒂开诚布公地谈一次。然而他的突然造访却让迪内什惊慌失措,而施卢蒂更是闭门不见。为了替好友阿洛克化解尴尬棘手的局面, 经过慎重考虑,桑柯普决定娶阿斯塔为妻。阿洛克十分感激,但阿斯塔却坚决拒绝。她虽然暗恋过桑柯普,却不需要他的怜悯与施舍……

第5集:

阿洛克与桑柯普同窗五年,阿洛克每天都会跟桑柯普说起他的小妹阿斯塔,因此桑柯普虽然从未见过阿斯塔,却对她相当了解。在桑柯普的解释和表白下,阿 斯塔终于回心转意,同意了这桩婚事。善解人意的拉胡尔从施卢蒂那里了解了她的真实想法,当即宣布取消婚约,施卢蒂如释重负,不知道此时的阿卡什已经经不住 父母的各种攻势,同意娶诺普尔为妻。阿斯塔和桑柯普的婚礼将在小镇比莱举行,而阿卡什和诺普尔的婚礼也将在赖布尔同时举行。按照印度的结婚习俗,入洞房之 前,新娘的脸是不能被新郎看见的。因此阿斯塔和诺普尔都戴着盖头,而桑柯普和阿卡什也都不知道自己的新娘长得什么样。凑巧的是,她俩的盖头和礼服完全一 样。当晚,阿卡什带着自己的新娘、父母和妹妹,从赖布尔站乘夜车返回贾巴尔普尔。诺普尔的父母梅赫拉夫妇与一行人一一惜别。当列车途径比莱站时,桑柯普也 带着自己的新婚妻子阿斯塔登上了这趟列车。列车行驶途中突然发生了严重车祸,慌乱中阿卡什看见一个新娘子模样的人倒在那里,以为是诺普尔,抱起来就奔往医 院。阿卡什的父亲因伤势太重溘然长逝,被误认为是诺普尔的阿斯塔因头部受伤昏迷不醒,被转入特护病房。

第6集:

在特护病房里,诺普尔的妈妈莎丽妮根本看不清女儿的面容,只是从她左脚上系着的一根黑绳子上确认那便是自己的女儿。与此同时,阿洛克被告知,自己的 妹妹阿斯塔在惨烈的车祸中丧生,阿洛克和桑柯普悲痛欲绝,为在车祸中面目全非的阿斯塔举行了传统的葬礼。桑柯普捧着阿斯塔的骨灰返回家中,而阿洛克却开始 怀疑他们火葬的那个姑娘可能不是阿斯塔,因为当时他们并没有明确辨别出她的真实身份。诺普尔终于醒过来了,但病情极不稳定,而且患上了暂时性的失忆症。医 生建议阿卡什带诺普尔回家静养,每隔一日到医院复查,并且叮嘱他务必悉心照顾诺普尔,否则后果难以预料。拉夫利搞到了阿卡什在赖布尔的地址,施卢蒂不顾舅 舅迪内什的阻挠,踏上了去赖布尔火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